咕咕怪睦琉盐

请一定要打开!

这里睦琉盐,本命琉加。(好的我知道你不玩ICHU)入了第五人格的坑,主吃杰佣,和双佣(水仙什么的真好吃!),杰克右位我也吃(ntm),all佣,蝶盲。是只gay佬qwq,请多指教。
门牌号:1224733467 欢迎扩列啊_(:△」∠)_

【奈布个人向】没有标题啊

生下来时就决定了我的一生,被世人所厌恶,可即使是那样我还是想要保护他们……在我少年时什么都不懂,看着周围成群结队的人只觉得羡慕,每当想要和他们一起玩耍的时候他们都停止了欢声笑语默默走开,这让我很是疑惑。回到家问母亲这是为什么的时候母亲总是抱着我哭泣,不停地对我说着对不起……成年的我向母亲提出想要成为雇佣兵的想法,母亲的表情显露出她的为难,但还是无奈的笑着对我说,“奈布长大了,有自己的理想了,做母亲的当然是要全力支持呀!”看着不再年轻的母亲心里有些难受,而这是我最后一次见母亲……成为雇佣兵后一段时间后和一位前辈成为了要好的朋友,但之后的一次任务,我害前辈受了重伤。背着前辈回来的时候,前辈笑着对我问到,“奈布,要是我当了逃兵你会原谅我吗?”会啊,因为你是我最重要的前辈也是我唯一的朋友啊!心里虽这样想但还是说“不会”。“这样啊……抱歉啊,问了这么无聊的问题……”一路上前辈再也没有说过话,第二天前辈消失了我再也没有见过他……战争结束以后我回到从前这个充满和母亲回忆的地方,看着这个只剩废墟的故乡,我发了疯的向“家”的方向跑去,在坍塌的房屋下找到了母亲的尸体。说是母亲但那具尸体已经被烧得认不清容貌,自己只是不想最后连母亲的尸体都找不到而已……可能是在战场待久了,反而不习惯这和平稳定的世界了吧,我这样想着。就在这个时候我收到了一封神秘的来信,寄件人是欧蒂利丝庄园的庄园主……这就是那个庄园主说的游戏吗?或许和战场有些相似吧?“当!”只是走神一会,监管者就弄伤了一名队友,看来要跟上节奏了啊……“唔!”由于之前救人受了伤的缘故这次被打之后直接倒地了,“!”非常幸运的是还没等监管者擦完刀电机就开完了,看着监管者的表情似乎有些生气,没想到的是他打算放血。不一会大门就打开了,看着一个个队友都不出去,我心里不免有些疑惑,赛后想要问问他们为什么……“佣兵怎么这么菜,修机还慢,简直是拖后腿!”“对啊,最后被监管者放血死了,真是活该。”“呵,也就他一个人死了,真是不嫌丢脸。”听着他们的对话心里不免想到自己或许不该出现在这里吧……

有参考,文笔渣抱歉。占tag致歉(′゜ω。‵)

昨天晚上的福利局,有三个是一起开黑的亲友,野生奈布团真棒,对面是吃杰佣的佛杰和跟着杰克一起佛的红蝶小姐姐( • ̀ω•́ )✧

hiahiahiahiahia,我家爪爪杰赛高(不要脸),真·鸡飞狗跳ʕ̢̣̣̣̣̩̩̩̩·͡˔·ོɁ̡̣̣̣̣̩̩̩̩